20111010 天天新報

伍佰真是個極可愛的人。一張撲克臉,其實笑點特別低。幾次贊他可愛,他害羞地笑,懇求別用這個詞:“可以形容我很殺,很難相處,謎一般的男人,但可愛,只是娛樂花絮”。再問他,沒有人在生活中稱讚你可愛嗎?他想了半天,又紅著臉說“跳過去”。到最後,手中的扇子突然敲桌:“我想到了:一意孤行!對,就這四個字形容我!”


  【念舊的男人】
  採訪伍佰的前一晚,他結束演出後,一身疲憊地出席滾石的慶功宴,現身半小時便非常節制地離席回房休息。一方面,是對老東家的情誼,另一方面,因為第二天還有新的工作。果然,第二天他在約定時間準時出現。只是沒想到,在酒店28層的行政酒廊,剛要採訪便遇上昔日滾石老闆“三毛”段鐘潭,在三毛面前伍佰像個孩子一樣向長輩問候早安。看得出來,他很念舊,一如20年的團員情。
  天天新報:這次的新專輯《單程車票》,是你生活的真實寫照嗎?
  伍佰:這首歌是我在老家寫的,我家只有我一個孩子,我去了臺北,只有父母親留在老家,我很難過。可我又想,人生就是一張單程車票,我們彼此都有各自的人生。所以有一天當我離開父母家鄉老朋友,就有了這首歌。坦白說,我想變成一個壞兒子,丟下牽掛,可我做不到。
  天天新報:每次“滾石30”伍佰都會回來,這段滾石的經歷是不是刻骨銘心?
  伍佰:我和我的團員(China Blue)明年就20年了,好像“單程車票”,一輛列車開了20年沒人下車、沒有停過。前十年在滾石,後十年離開。三毛是很有理想很大氣的一個老闆,更是很講感情的朋友,滾石之所以大家都來,就因他把每個人看得很重要,不是把歌手當商品。所以,縱使我十年前離開了,有事我都會回來。縱貫線那時也有找我,只是艾回不放人。
  天天新報:怎麼樣保持20年樂團都不散?
  伍佰:組樂團首先需要的是紀律,要有明確的中心思想。其次,在這個團中,高人要姿態低點,低的人要墊高點,彼此要平衡。最重要的是,組樂團並不是朋友的關係,朋友關係是不足夠說明一個樂團的。因為朋友可以隨時翻臉,朋友鬧情緒會直接影響工作,做團員絕對不能這樣子。這是很多組樂團的人最容易忘記的事情。

  【溫柔的浪人】
  不瞭解伍佰的人,覺得他又冷又酷,可實際上談得越多,越覺得他內心柔軟:在舞臺上他蹲下身子幫蘇慧倫穿上高跟鞋,又扭動腰肢帶領全場觀眾跳花朵舞;因為父母,他寫下《單程車票》,規定自己每月回家看父母;他自稱是個怕麻煩的浪人,偏偏極愛做菜。
  天天新報:臺上的你氣場強大,台下的你是怎樣的?
  伍佰:我一直覺得自己不適合娛樂圈,我不會推銷自己,講話也沒有節奏感。這次演唱會的串場,我自己寫了臺詞放上提詞器,可對著念還是亂七八糟。比起唱歌,演戲更痛苦,我拍《求婚事務所》,到最後幾集,我跟導演說“你把我的角色弄死算了”,因為豆導就像榨油一樣,“再哭”、“感情再多一點”,我都快抽筋了。
  天天新報:舞臺上你為蘇慧倫穿高跟鞋,新專輯你寫《上海姑娘》,生活中的“浪人”也是如此鐵漢柔情嗎?
  伍佰:當然不會,那是我贖罪,前一天蘇慧倫幫我綁鞋帶,所以最後一晚就為她穿高跟鞋。《上海姑娘》呢,其實也曾想過北京女孩、臺北女孩,到最後還是覺得上海女孩最有畫面感,時髦、能幹又漂亮。此外,我對食物很講究,浪人都是自己做菜的,這樣很帥。不過浪人弄吃的都是自己吃,不給別人。
  天天新報:那“一意孤行”這四個字,好和不好的地方在哪里?
  伍佰:不好的地方是很辛苦,要克服很多人和自己的疑慮,造成不必要的麻煩;好的地方是會達到自己想要的地方,那個價值會讓人翹拇指。
(責編: pp)

創作者介紹

伍佰 & China Blue官方部落格

伍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