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佰:上臺就有“沒退路”的壓力

日期: 04/04/2012 新聞來源: 我報 記者: 羅瑱玲 攝影: 陳思源

 

  舞臺上的伍佰,爆發懾人的搖滾能量,誰會料到舞臺下的他,竟有上臺障礙

  伍佰透露:我一直懷疑自己是否適合在臺上表演,我每次上臺就有一種沒有退路的壓力。

  有趣的是,他認為這股壓力反而讓他在舞臺上做出更大的反擊,即:他的爆發力。

  伍佰也透露,2000年他因為演出徐克的電影《順流逆流》而與對方成了好朋友,當時他問徐克,為什麼寫歌對他來說很簡單?好像他從上帝那裏偷了什麼?徐克告訴他,音樂是他的天職。

  徐克的話讓伍佰更肯定,自己要對華語流行音樂有責任、有貢獻。

  可不可以因為我的存在,讓音樂圈對社會有一點影響和指示?而不只是一些樣子粉粉的偶像、聽起來都一樣的歌?

 

賣唱片不一定要上電視

伍佰早在20年前成立伍佰 & China Blue”時,就對華語樂壇起著潛移默化的影響。

  那時候,伍佰&China Blue固定在Live House演唱。

  伍佰說:在我們之前,在Live House演唱的歌手都是唱西洋歌曲,是我們開始唱自己的歌,做大量的表演,而臺灣因為我們,多開了1000多家Live House,有六七組本來不唱Live House的藝人也開始唱Live House

  伍佰以Live House巡迴演唱會奠定了“King of Rock”的基礎,《浪人情歌》專輯也大賣,伍佰說:我們讓大家看到,賣唱片不一定要上電視,可以用另一種方法,就是現場表演。我們也讓很多不能唱現場的歌手思考他們的表演。

 

Live House演出讓他定型

伍佰的現場演出,不只對華語樂壇起了影響,也讓他自己獲益良多。

  請他分享Live House演出的苦與樂,他說:很累!下面都是一群貪得無厭的傢伙,非要把我榨乾才甘休。還有那時候音響沒有很好,耳膜都快破了。

  聽起來是苦澀的回憶,但他不以為意:這些回憶是有爆炸性、有殺傷力的,是它們讓我定型,大家才會看到我義無反顧往前衝的樣子。是這些回憶演變出伍佰&China Blue的樣子,所以那終究是一個獲得。

 

獅城演出台下禁啤酒瓶

伍佰也分享了Live House演出的有趣點滴。他說台下的桌子上都有啤酒,客人要呼喚伍佰&China Blue出來演唱,就會敲桌上的啤酒瓶。

  伍佰記得第一次來新加坡,也是在一家Live House演出。他笑說:老闆怕觀眾拿酒瓶敲桌子,所以現場全部換成紙杯!

  他沒遇過醉酒鬧事的客人,倒是有觀眾把內衣丟上臺。我不知道她是現場脫掉還是事先準備的,就覺得哇,好性感!他說著,竟忍不住有些害羞。

 

《浪人情歌》是鑰匙

說起自己的暢銷金曲《浪人情歌》,伍佰形容那是一個很淒美的開始

  它決定了很多人對我的第一印象,就認為我是浪人。其實那只是我的一部分,不是我的全部。

  伍佰先是自嘲:玩樂隊的人總希望像Van HalenDeep Purple那樣,很酷、很壞,我怎麼會唱一個《浪人情歌》這麼芭樂?

  他接著感性地說:但它確實感動很多人,也讓我思考:我們畢竟不是白人,應該有屬於華人自己的旋律;你可以聽西洋音樂,但要做對華人有影響的東西,就必須用華人的邏輯思考。

  《浪人情歌》對他而言,是一把鑰匙,開啟了伍佰流行音樂這道門。

 

不讓自己失去興奮感

Live House到大型演唱會,伍佰擁有的舞臺更大了、歌迷更多了,在獲得的同時,他是否也感覺失去了什麼?

  那東西叫興奮感,但我不會讓它發生,他認真地說道。每一次的表演,不管大的小的,我都會製造某一種程度的興奮感,我會去挑戰大家習慣的東西,也挑戰自己。例如之前的花朵演唱會,充滿娛樂性,是我們沒有做過的,之後的太空彈演唱會,充滿未來感,也是我們沒有做過的。

 

演唱會曲目多到團員都臉臭

來臨7月在本地舉行的大感謝演唱會,他笑說:曲目多到團員都臉臭,這也是我們沒有做過的。

  談到這次演唱會名稱大感謝,伍佰解釋:我是要感謝自己20年了還能唱歌給大家聽。我要感謝自己的熱情、堅持、浪漫、憤怒、詩情,讓我可以寫出歌曲。

  現在的他跟20年前比,變化很大嗎?

  他笑說:就比較笨。

  是指現在還是以前?

  好問題!我們的訪問就在他的爽朗笑聲中結束。

 

伍佰大感謝!世界巡迴演唱會

日期:714

時間:晚上8

地點:聖淘沙名勝世界會議中心,羅盤宴會廳

票價:$188$168$148$128$108$88(不包括Sistic收費)

購票熱線:+65-6348-5555

網站:www.sistic.com.sg

創作者介紹

伍佰 & China Blue官方部落格

伍佰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