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在作這張專輯的時候,我就沒有考慮商業的事情。因為不想重複自己,因為有一股探求自己可能性的欲望,而這欲望已經堆積蠻久了。所以是自我而獨斷地,進行每一首歌的建構,是很個人的,連China Blue都是到最後才知道歌曲的樣子。

 

《太空彈》的主題也是因此而更確定


我想做一個在國語歌裡沒有發生過的事情,就是科幻片。我想像我是一個太空艦隊的司令,每一首歌的口氣、心情,包括歌詞的寫作,都是用他的心情角度去唱的,我把自己的狀態調整成那個太空司令,因為他還是有人的狀態
……

 

我刻意拋開國語歌曲原先該有束縛,包括歌曲的行為、用詞、旋律,所以這些歌都很難唱,甚至不再把重心放在朗朗上口的經營上,這樣做了之後,反而覺得更加自由,也成功製造出一個我要的氣氛。

 

整體來說《太空彈》講的是一個外太空跟地球上的人類的對立,設定在未來,西元2000多年未來的事。衝突、對立跟拉扯,讓旋律跟歌曲的內容跳脫了國語歌,甚至我原本歌曲的內容;於是就產生了一種類似電影第五元素感的街景感覺,是未來卻又很原始的,做的是一個很科幻的唱片,動機跟感情內容卻是很原始的,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科技的進步、傳播的方式、記錄時代的方式已經不一樣了,音樂在現代社會所扮演的角色……這是我每天都會面對的,對我會有一些影響。這可能是我對世界快速變化所做的回應,包括所謂音樂這個事情。

 

如果我把我的作品當作一個藝術品,而不只是傳唱的歌曲,那就可以再個人化一點,現在就是個很好的時候。所以這次在創作時,我也就不考慮別人的耳朵了,算是我自己的藝術使命感吧。

 

談「寂寞叢林」----

 

這樣的族群、這樣的事情會引起我的興趣,跟我有若干的重疊。

譬如,雖然我的工作很忙,為什麼我會覺得我沒有工作?

我自己的時間不多,寫歌的時間是我最快樂的。

那時跟自己相處了兩個月,為什麼還會跑出來像死魚一樣的感覺?

我覺得這個社會氣氛莫名其妙感染到我,引發我的共鳴:不是我對別人的共鳴,是我看到別人而有的共鳴。

 

我想,很可惜,是因為台灣太小,無法有一瀉千里的狂奔到底,很容易就碰到無法前進的地方,只能繞圈子。對應到外太空的話,衝突感就會出來。我說的那個所謂原始是那些動機跟講的方式,但是它的心是不受羈束的。

 

應該是說生活在這個小圈子,團團轉,無法讓我有一瀉千里、狂奔到底,所以渴望有一個外太空的腹地讓我可以去前進,這也是擺脫團團轉的渴望。這一點就夠了。

 

所以你可以看到太空彈寫的還是地球上的事情,都市生活上的事情,是2406容量腹地的事情。

 

每首歌都是我對當今都市人們原始的情感。

伍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