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佰自疑不適合舞臺 自稱變色龍

搖滾天王伍佰其實有柔情面,儘管臺上看起來不可一世,但私下多次質疑自己的能力!
 

201203新加坡msn林雯瑩報導/攝影、林彥忻拍攝/剪輯

搖滾天王伍佰其實有柔情面,儘管臺上看起來不可一世,但私下多次質疑自己的能力!
1992年發行首張個人專輯《愛上別人是快樂的事》,伍佰在樂團China Blue的陪伴下開始在歌壇闖蕩,如今已邁入第20個年頭。
他們今年舉行《20周年大感謝世界巡迴演唱會》,6月16日從臺北出發,7月14日將在新加坡演出。
上個星期天(25日)剛參與電視籌款節目《太和觀一心一德為善樂》的伍佰,隔天與媒體分享對新巡演的感想,笑稱:"一眨眼就20年,沒有預警就來了。
"演唱會標明"大感謝",顯然伍佰是想通過這次的演出道謝。但這指的不只是一直支持他,讓他繼續唱歌的人,他還說那樣的話"就太笨了"。
伍佰特地拿出曲目表,解釋演唱會分成很多部分,要感謝堅持、浪漫、憤怒、詩等生命中的種種,讓他寫出那麼多歌。
所以,他這次將唱足兩個演唱會的量,並透露:"一講出這個話的時候我團員臉就很臭,因為鼓手Dino會坐到屁股都麻掉。"
他補充,原本選了101首歌,但想一想那不是人幹的事,希望最後能鎖定60首。
44歲的伍佰,是否擔心體力?除了坦言會擔心,還笑說:"我們都沒有辦法想像總彩的樣子,儘量不要總彩好了,可以啊,我是老闆,I'm boss。"
雖然以前未曾如此,但伍佰充滿自信表示,他們的演出技巧沒問題,會總彩是心地善良,讓燈光與音響等工作人員能彩排。


鼓手吵架後怕被遺棄
伍佰&China Blue成軍20年,從未經歷團員的更替,彼此互相瞭解,缺點也會自動跳過,不需要要太多的溝通。
伍佰說,他們比較在意的是彼此的人生,例如希望團員家庭美好、孩子健康,而不是音樂如何,"因為這是長期的默契,伍佰的音樂就是要這個band來做"。
團員間發生小口角在所難免,最嚴重的一次,要追溯到11年前。
當時大夥兒在天津,Dino因為不想彩排,與伍佰吵了起來,還氣得把鼓推下臺。鍵盤手大貓見況,與他打了起來,貝斯手小朱忙著勸架。
隔天,Dino怕被"拋棄"在天津,抱著行李在酒店大廳等候,看到大家出來忙跟上去。
可想像身材魁梧的義大利美國人Dino,那個可憐樣子應該挺可愛的。伍佰表示,Dino其實很貼心,幾年前結婚後,心情也變得更穩定。

認為唱歌就是天職
唱了那麼多年,伍佰也曾感到疲倦。
他透露,2000年參與徐克的電影時,曾與他分享心情,感覺自己怎麼寫歌如此簡單,好像從上帝那邊偷了東西,那樣就寫出來了,反而讓他越寫越慌。
徐克回答他,這是他的天職,就像他做導演,伍佰的天職就是寫歌表演。
伍佰說,就如蝸牛的天職是怕牆,唱歌是他應該做的,所以他才會一直唱到現在。
談到未來20年想做什麼,伍佰表示自己喜歡的東西,其實和流行音樂有點差距。例如,他渴望做一些較具未來感的純音樂,但那和賣唱片無關,除了沒法在目前的體制裏存活,影響力也小。
伍佰說:"所以我想應該繼續做大的,那個東西會演化成我做音樂裏的一些因素。"
未來,他希望這個東西的融入,能顯得更明顯、更絕對。

臺上感覺毫無退路
實際上,訪問過程中,記者發現伍佰也並不如形象那樣。就如他覺得搖滾與現代舞有一個很特別的衝突感(並想將現代舞融入這次演出),這種衝突感也反映在他自己身上。
對於這個看法,伍佰非常同意。他表示:"很多人看到我表演,都會覺得我很不可一世、很粗礦、很man、講話很沖,但其實私底下的我很不一樣。有時腦筋動得很快,但嘴巴又很笨。就好象上臺很厲害,但我一直懷疑我上臺的能力。"
他坦言,他至今仍有一種上臺障礙,很多時候質疑自己是否不適合在舞臺上表演,為什麼別人都能很輕鬆就上去,而他卻有一種毫無退路的心情和壓力。所以,他演唱會的後臺氣氛是緊繃的,上臺前後都不希望有人來煩他。
不過,也正因為必須反擊這種障礙,讓表演效果變好。伍佰說:"因為沒有退路,所以會爆炸。這是我的風格。"
xinmsn笑問,伍佰其實是個柔情漢子吧?
他想了想,認真答道:"還是漢子啊。那個都是part of me(我的一部分),台客一點點,柔情漢子一點點,暴力一點點,詩就很多。怎樣去定義我,其實比較難。如果可以的話,說是變色龍,我還蠻開心的。"
訪問結束後,伍佰仍很糾結,告訴記者沒有時間說太多,但似乎也只有"變色龍"這個形容詞最適合。

伍佰&China Blue 20週年大感謝世界巡迴演唱會
日期:7月14日,8pm
地點:聖淘沙名勝世界會議中心™ 羅盤宴會廳
票價:$188、$168、$148、$128、$108、$88(未包$3的SISTIC服務費)
網上購票:SISTIC

 

伍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