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報12月5日報導 伍佰來廣州演出,順便為全新專輯《單程車票》宣傳。明年就是伍佰和CHINA BLUE 樂隊成團20周年的紀念,這張新專輯被他自己視為是里程碑,“做任何形式的音樂都顯得太小了,我們回歸最初的狀態,單純地搖滾。”

20111205新快報  

  樂隊成團20年苦也是甜

  作為里程碑式的作品,伍佰說他的專輯裏並沒有一首歌是總結性的。“我覺得那樣太噁心了,我不是一個喜歡過生日的人,所以20年也不需要慶祝。我跟團員們20年都沒有解散,還在為同一個目標而努力,這是很值得珍惜的事,我們的感情是真實的,不需要文字來描寫。”

  為了音樂夢想在一起20年,伍佰表示難免會覺得有點“膩”,20年裏,伍佰最難忘的還是和音樂有關的事情。“我們的第一間錄音室是自己蓋的,在一個大房間裏隔出一個小房間,我畫圖紙,他們三個人穿著雨衣一點點地釘、粘,門是我們自己做的,隔音牆是我們自己貼的。就是這麼簡陋的環境裏,我們錄了幾張銷量過百萬的唱片,錄了好多經典的歌曲,可惜最後失火,燒掉了。”這其實是件很傷心的事,但是伍佰卻表現出了他的豁達和幽默,“我們的貝斯手抱著貝斯就往外跑,但是報紙登出來是他抱著被子往外跑,看到新聞大家哭笑不得。”

  搖滾不是一種形式而是一種態度

  專輯的同名主打歌《單程車票》是伍佰在從嘉義老家回臺北的路上寫的。“我十幾歲就到臺北去追尋自己的音樂夢想,拿著我的人生單程車票,再也沒有回頭。老家只有爸爸媽媽,現在每次回去心情都很糾結,因為看到他們越來越老,心裏很難過。有一次,我想到爸媽也年輕過,他們也有他們的單程票,他們的夢想,我並不應該悲傷。”伍佰說,寫歌其實就是一種療傷,創作就是發現自己的過程,他不是唱片公司企劃出來的歌手,每一首歌都是他生活片段的寫照。“我的歌裏,很多觀點是其他流行音樂不會表達的。”值得一提的是,專輯中還有一首專門求婚的歌曲《戒指》,和伍佰過往的硬朗風格“格格不入”。“這兩年我收到很多喜帖,都是歌迷寄給我的,他們很多都是參加我的演唱會認識的,結婚了希望我能參加,得到我的祝福。我就想,這麼多年了,我的歌迷也從少女變少婦了,是該寫首歌給她們了。”

  而談到現在越來越多標榜搖滾的音樂節時,伍佰表示他很少參加。“現在很多人對於搖滾有一種誤解,以為搖滾就是扯高音,往身上淋水,砸吉他,往人群裏跳,以為玩搖滾的人就是很艱苦,住帳篷,很痛苦。我尊重他們的認識,但是在我看來搖滾不是這樣。我的音樂還有更豐富的東西,如果只是這樣表達,太浪費了。搖滾不是一種形式,更多的是一種態度。”

  酷愛攝影關注環保廣州是蝙蝠俠的故鄉

  採訪當天,伍佰的手裏一直擺弄著一部小相機,事實上他酷愛攝影,已經在多個國家和地方辦過攝影展,而作品關注的題材則是環保。

  “我很喜歡泥土的味道,可是現在城市裏越來越少泥土了,到處都是水泥。社會的進化史就是土地的辛酸史,土地就像是女人的臉,塗太多東西上去,就會 毀掉,土地會向人類報復的。”伍佰說,因為近年來在大陸演出多,也拍了很多照片,未來有機會希望也能夠辦個專門的主題攝影展。而被問到他鏡頭下的廣州時,伍佰的回答讓人很是意外。“沒時間到處去逛,只拍了廣州的塞車,半個小時,動也不動。我覺得廣州就像是蝙蝠俠的故鄉,透過飯店的玻璃,看外面就是一棟棟黑色的房子,你看不出來裏面有沒人住,不是商業區的地方也沒有太多的霓虹燈招牌,感覺好像隨時會有蝙蝠俠在一棟棟高樓大廈間飛來飛去。”

責任編輯:AP0015

伍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