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伍佰的一切認知,是始於十多年前的一次體現台灣地下音樂之創作生命力的「完全走調」系列音樂活動。而衍生出來的同名合輯中,伍佰以本名吳俊霖所發表的「小人國」,便在跡近Talking Heads式New Wave音樂風格中唱出對中國人骨子裡阿Q精神的批判,讓人眼睛為之一亮。

  時至今日,以獨立唱作人身分起家的伍佰今天已是達家喻戶曉的樂壇巨星,成為台灣唱片市場上的一則傳奇。在流行層面上,他的「浪人情歌」、「牽掛」、「愛情的盡頭」、「愛情限時批」、「被動」等作品在KTV的點唱率至今居高不下,足見深入民心的程度;同時獲譽為"King Of Live"的他與China Blue將現場演唱的魅力,從Pub演出推向由北到南橫掃全台的十萬人演唱會,更凸顯其「平民巨星」的號召力。但為樂迷與樂評所津津樂道的是,羅致商業成功之餘,伍佰更能帶來「樹枝孤鳥」這樣一張兼融傳統台語歌曲香味與摩登搖滾曲式的顛峰台語創作專輯,為他音樂生涯第一個十年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維持兩年一張專輯的創作速度,伍佰於2003年底發表了這張跨越第一個十年後的首張大碟「淚橋」;前張專輯「夢的河流」相對伍佰的第一張專輯「愛上別人是快樂的事」的出版,剛好標誌著第一個十年的階段;而「淚橋」所勾勒的音樂圖像,並沒有石破天驚的破格概念,卻彷彿彙整了第一個十年的音樂紀錄並集大成,讓樂迷透過最直接了當的搖滾手法,感受伍佰音樂最具魅力與張力的層面。於是點綴著流麗鋼琴琴音的「淚橋」、糾結著深層Moody情緒不停暗湧的「海浪」、有如「夏夜晚風」般散發夜晚浪漫情懷的「晚風」等慢板作品,緩緩地奏出觸動心靈的音樂力量;而直線加速的「頑石的飛行」以及祭出Nu-Metal式重轟炸攻勢的「沒有頭」,祭出的便是讓人震懾與血脈賁張的搖滾霸氣。

  最令人驚艷的不是「生命之歌」在靜謐出塵的淡雅氛圍中傳達出絲絲宗教氣息,而是蟄伏著電氣化肌理的「敵人」與「街角的薔薇」竟隱約浮現Disco-Punk體系斧鑿過的痕跡。(自由時報/SMARTO達人雜誌/MCB音樂殖民地雙周刊樂評 林哲儀) 

伍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